唐小玲

只当你未曾见过我,未曾听闻过,那些美好已经碎掉了,如今这片森林将要孕育出的是毒沼啊……以幽暗之名。
这个世界……是真实的。

老爷子走了啊

永远记得美好,记得那些闪着光的品格,记得那些勇于战斗的英雄,记得每个人的成长。

我也会记得您。

人世很长,您先歇息吧,余下的路,我们小辈慢慢走。


天选之子.2

脑洞来自很久以前看到的 @喵兀兀兀君 太太的同人图,以及空间里看到的十个梗之一——#天堂和地狱的圣战,输的那一方要帮赢的那方带孩子#。

已经要到了喵君太太的授权,后面的那个我找不到出处了有谁知道的话麻烦告诉我一下我会补上出处的。

虽然我脑子里的剧情是一发就能结束,但每次写文我的脑洞都会遇到诸多意外,莫名其妙就把一个很小的点写得很长……

我再摸索一下老福特的排版方式。

 

——————————————

“学长,我觉得你说得有道理。”

和悠然一起蹲在路边喝红豆奶茶的白起闻言偏过头,看着小姑娘双手捧着奶茶凝视正在枯黄的绿化带里玩落叶的小奶猫,等对方继续说的间隙他还有心思想幸好奶茶要了半糖,不然加了全部糖和大量红豆的饮料怕是会腻到他舌头发苦。

不明白为什么会有女孩子喜欢这么甜的东西。

“我的确是天选之子。”悠然机械地扭过头,认真地看着自己这个鼓着腮帮子嚼奶茶里的红豆的学长,接着说了下去,“我一定是上天选中的非洲人。”

“唔?”白起皱着眉发出一个表示疑惑的音节。

“长这么大,我非得要命。喝汽水中再来一次的次数屈指可数,转发抽奖活动我一定是分母,玩个游戏氪金都抽不出想要的东西,”悠然一条一条数着,“还有,微信红包我都抽不出大金额。”

现在白起能插上话了——他刚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那你这也就是单纯的非而已,为什么你觉得自己是上天选中的非洲人?”

“这个不是很好理解吗,”悠然觉得心里苦,猛吸了一大口奶茶才勉强压下心头的苦涩,“我是个黄种人,上天给我了非洲人的血脉,却给了我亚洲人的身体,这还不能算是天选之子?”

白起:“……”

这丫头大冷天的忽然打电话给自己说是想明白了重要的事情,非要自己买警局附近的红豆奶茶大杯加热多糖最好多加红豆去看望她,勉强安抚一下她刚看破红尘未免有些轻视生命的心。

白起对这小丫头片子方才说的话半个字都不信,但是从语气上判断,悠然好像的确不大高兴。他套了件外套就出去买奶茶,在奶茶店狭小的空间里他思考了一下,干脆多要了一杯给自己暖手。

在华锐楼下见到悠然,白起看对方没有进楼的意思,干脆两个人溜溜达达走了一段,最后双双蹲在路边磕奶茶。

白起听完悠然的胡扯,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咬着吸管,掏出手机按了几下,悠然的手机就响起了提示音。

悠然看上去好像不大情愿看手机,发现是白起的消息之后表情缓和了一点。她随手点开白起的红包,被这个数额小小地惊了一下。

“不用这么惊讶,天选之子。”白起咬着吸管说,“这是专门给天选之非洲人的红包,只有这种数额才配得上您。”悠然说的那几样,什么转发抽奖什么游戏氪金,这种概率他都没法干涉,唯独微信红包这种事情是他力所能及。

“你这个不算,”悠然鼓着腮帮子,活像只嗉囊里藏满食物的仓鼠,“要抢红包抢到大数额才能叫真正的天选之子。”

“嗯,我知道。”白起飞快地打开app看一眼自己的余额又飞快地退出,“抢到大额红包那个是真正的天选之子,而你呢,不过是个天选的非洲人,所以乖乖收下别人发的红包就好了。悠然小朋友,请找准你自己的位置。”

“哦……”悠然似乎被他的逻辑说服了,拇指在屏幕上无意识地点了几下,看着这个红包的金额最后还是忍不住笑出声,甜甜地说,“谢谢学长。”

“没事。”明显被取悦到白起努力板着一张脸,试图营造出一种“学长不差钱这都不叫事”的可靠氛围。他准备收起手机时,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便重新解锁屏幕,调出通话记录,把它在悠然面前晃了晃。

悠然不明所以,只是瞪着闪亮的大眼睛看着他。

“是这样,差不多半小时之前呢,有个人跟我说自己已经看破了红尘,觉得在这个世间了无牵挂,临走之前特别想喝一杯红豆奶茶。”白起截了个屏给悠然发过去,意思是让她看看这物证,最好乖乖伏法,“现在好像是奶茶已经喝到了,我估计应该是大彻大悟了。你说大彻大悟的人收红包干什么呢?悠然啊,你觉得是不是应该让她全额退还?”

“你说得有道理,学长。”不愧是白起从小看到大的小机灵鬼,面对白起含沙射影的说法还能维持自己一副事不关己的表情,满脸写着“这个故事真有意思不过这和我有什么关系”,她说:“能大彻大悟的人想必是不会执着于金钱的,我觉得咱这里能满足视金钱如粪土的也就李泽言一个,怎么,他收你红包?堂堂华锐总裁收了红包还不赶紧还一个数额更大的,这像话吗?”悠然一拍膝盖演得有模有样的,“不过话说回来,他怎么就大彻大悟了啊?”

白起咬着吸管愣住了,他呆呆地看着这个瞎话连篇的学妹,冥思苦想半分钟没想出该怎么接这出戏。他舔了舔已经被自己咬得快不能继续使用的吸管,站起身来,把小半杯奶茶和大半的红豆一起扔进垃圾桶,然后揉了揉自己被冻得有些僵硬的脸,跟还蹲在地上的小机灵鬼说:“好了快点喝,一会儿我送你回家。”

 

 

 

 

 

 

 

 

白起觉得自己有必要跟李泽言谈谈。

自己放在心尖上护着的小学妹什么样他怎么会不了解?怎么可能干出大晚上就是想闹人这种事?悠然今年二十出头又不是两岁出头,怎么可能拉着年迈的学长在外面顶着风蹲在路边思考人生而不是把他领进华锐找个地方坐会儿?

她在抵触华锐,只想待在信任的人身边放空自己。

说到底,除了是李泽言给她添堵,白起根本就想不出第二种可能!

把悠然送回家又下楼买了晚饭送上去的白起越想越气,恨不得夜袭华锐毁掉公司机密文件和存储仪器。幸好他还记得当初来这里时收到的通知,上面明确规定他不能过多干涉人类社会的运行,所以他也就没有给华锐添堵,冤有头债有主,他直接去找李泽言算账!

洗漱完的悠然在床上打了两个滚,想着过几天要不要请学长吃披萨,以及为什么李泽言的脸色今天这么糟糕,吓得她都不敢带学长进去坐,只能蹲在路边吹冷风。


 

 

 

 

当白起气势汹汹地出现在自己家窗前,李泽言今天的心累指数达到了顶峰。

李泽言放下看了一半的文件,稳稳地端起咖啡杯啜了一口,老神在在地闭着眼睛咽下去,心里想着最近可能是太累了这都出现幻觉了。那个小崽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附近呢?他不应该围着自己小学妹嘘寒问暖顺便说自己坏话吗?看来工作强度太高,自己的精神状况似乎不太稳定,这样下去可怎么好?这里存在能治愈我的物种吗?

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缓缓睁开眼睛,觉得这么稍微闭目养神之后自己的精神状况应该会好很多……至少幻觉应该消失了对吧?

李泽言抬起头,刚好和面色不善的白起对上视线。

李泽言冷静地合上电脑,觉得自己真是太累了,应该去睡一觉放松一下。


.TBC

   

 

 

 

 

白起:他怎么还不开窗?

 

 

————————————————

……我果然还是不太会写感情线,这么下去这主线就不是言白了,而是年迈学长俏学妹,恶毒老李当炮灰。

以及我就是想写机灵古怪时不时还会捉弄学长的悠然,就是想看悠然跟白起撒娇耍脾气瞎扯淡但是白起就是无条件偏向她!我就是想看暖男白起1551

我觉得我还是很厉害的,毕竟你看,我都写了两个章节了,连喵君的设定都没给大家讲出来,怎么会有我这么厉害的人【滚蛋


天选之子.1

脑洞来自很久以前看到的 @喵兀兀兀君 太太的同人图,以及空间里看到的十个梗之一——#天堂和地狱的圣战,输的那一方要帮赢的那方带孩子#。

已经要到了喵君太太的授权,后面的那个我找不到出处了有谁知道的话麻烦告诉我一下我会补上出处的。

以及这个故事估计会分两个部分来写,一发的话剧情太多我写不完。 

以上。

 

————————————————

    

    

    

    

    

    

     

 

“这个世界,真的有天选之子吗?”在咖啡厅改策划案改到奔溃的制作人一头砸在桌子上,一声钝响听得白起肝都颤了一下。

 

白起倒也明白,自己这个小学妹担起了公司的重担,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在自己公司员工面前坚强勇敢,在上司面前不卑不吭,还要可劲儿想着怎么跟这个冷面怪周旋才能给公司拍摄带来更多有利条件。看上去好像无所不能处变不惊,而白起知道,这都是装出来的,最困难的那段时期小姑娘夜夜给他打电话哭诉,白起不太会哄女孩子,只好跟她说你不要难过,你知道吗你其实是天选之子,会有守护天使保护你的!你会一切顺利的!每到这个时候悠然就会被逗笑,眼泪还没擦干净就去翻眼霜,一边找东西一边继续跟白起说学长你别把我当小孩子,我都多大了,才不信这个呢。片刻后哼着小曲儿要去洗脸,还会乖乖地说学长晚安。

   

白起放下吃了一半的欧包,随手拽过一张纸巾擦手,皱着眉用两只手把小制作人的脑袋拖起来,软软的脸颊被他的手挤成气鼓鼓的样子,看上去真是可爱得不行,而白起只是认真检查了对方有些发红的额头。

 

“天选之子还是有的,”确认没什么问题之后,白起用左手托着悠然没多少肉的小下巴,右手拿勺子挖了一大块芭菲喂进她嘴里,“都说了你就是。”

    

悠然听到了想听的话还是有点开心的——虽然知道这只是学长在哄自己,但听了就是开心啊——她维持着这个姿势用舌头把嘴里的冰淇淋舔了舔,舔到硬硬的一块水果,她试探着咬了一下,随即眉开眼笑地嚼起来。

 

是桃子块,浇了一点枫糖。

 

悠然开心得要飘起来了。

 

“你不是说今天是死线?”白起把她的小脑袋放回桌面上,“把芭菲吃完就乖乖工作,晚上我可没法陪你。”

 

“晚上?”悠然迅速被这个消息转移了注意力,但不忘再往嘴里塞一大口冰淇淋,她含糊不清地说,“你是要去约会吗?”

  

“是要去工作。”白起拿起自己的欧包,看着悠然满脸想听八卦不想工作的样子实在是痛心疾首,欧包都快吃不下去了,“你的小脑袋里一天天的都在想什么?”

 

“报告组织,”悠然用勺子挡在额头前,意思意思敬了个军礼,“我在考虑学长您的终身大事。”

 

“悠然同志,组织很欣赏你的友爱情。”白起也配合她演戏,一脸严肃地说,“但是请你先完成你的分内之事,顺便搞定自己的终身大事,然后再用你多余的精力来考虑你尚还健在的学长。”

 

“哎呀,学长你不要这样说嘛。”悠然沮丧地放下勺子,划拉着那几块水果,“说得好像你随时都会挂掉一样……我可是会很伤心的。”

 

“那我不这样说了,”白起倒也好说话,“只要你赶紧完成工作,你年迈的学长就同意等到你结婚生子再撒手人寰。”

   

悠然眉头一挑就是要继续演,白起赶紧说就这么定了,组织已经决定好了,悠然同志继续工作吧你学长一时半会儿死不了,但是你今天交不上文件你还能不能健在就不好说了。

 

悠然觉得有那么点道理,点点头说,“那我先吃完芭菲。”

 

“组织批准了。”白起也低头专心啃自己的欧包。

 

就坐在两人后面一桌只在椅背上露出半个脑袋的李泽言被迫听完这两个戏精的整场演出,桌上笔记本的文件数据半个字没看进去。

 

今天上午三个小时的会议李总连眉头都没皱一下,现在听完这双人相声他却无端地有点心累。这小姑娘哪怕把现在讲相声一半的才华放在工作上,她的策划案就要比现在高几个档次。

 

恰巧这时服务生端着托盘经过悠然和白起来到李泽言身边,这家店的老板娘和李是旧相识,李泽言闲着无事就会过来坐坐,偶尔也会和老板娘聊聊天——店里的服务生都认识他。

 

“李总,您的焦糖玛奇朵。”

 

悠然想要再挖一块水果的手忽然僵住。

 

“嗯。”

 

白起最后一口欧包哽在喉头。

 

李泽言看了一眼咖啡上松树样子的拉花,想着快到圣诞节了,就听见自己前面那一桌传来了大口喝水的声音、勺子在玻璃器皿上迅速划过的声音、纸质资料被推倒在地上的声音、餐具彼此碰撞的声音和电源线从插座上强行扯下的声音,然后就是什么人一前一后跑掉了的脚步声,紧接着玻璃门被拉开,冷气摇响了风铃,服务生礼貌地说欢迎下次光临。

 

李泽言:“……”

 

他做错什么了吗。

 

悠然抱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和电脑包,想着什么欢迎光临,我再也不要光临这家店了。而白起帮她抱着一堆资料文件夹在她身前领路,两人匆忙逃出咖啡厅外套都没穿好,街上寒风刺骨,白起赶紧把她领进了一家金拱门。

     

两人在玻璃窗附近找到了一个空位,白起把东西给悠然整理好,又去点了点喝的。在悠然认真工作的时候他就刷刷手机,稍微打量一下四周。

 

被刚才那么一吓,悠然已经找回了自己的专业精神,她毕竟是要工作要养活公司里的一大家子,但这不妨碍她一边手指在键盘上高速运动一边溜号向白起求证,“刚才那个,会不会是李泽言啊?”

 

“你都不确定就往外跑?”白起挑着眉毛看她,“小半个芭菲你几口吃完,也不怕肚子疼。”

 

“学长你不是也跑了吗,还被欧包噎到。”悠然强调事实,“要不是我有先见之明给你留了一小杯花茶,你现在应该瘫在座位上等待我为你做一个海姆立克急救。”

 

“我那是看你紧张被你吓得。”白起试图瞎扯。

 

“哦,你说是就是吧。”悠然不跟他逞口舌之快,继续打字,片刻后又说,“其实我是有点怕的……”

        

白起心痛得不行,平时吵吵闹闹无法无天的小公主被李泽言这个无情的资本家、吸血鬼恐吓多了,连听到李这个字都会胆战心惊,这是经历了怎样非人的待遇啊?这样想的白起全然忘记了自己被那个疑似李泽言的声音时吓得多严重。

 

白起觉得自己得让悠然更有信心、更有安全感才行。虽然他可能做不出什么实际行为,但至少要让小制作人知道,她不是孤身一人!而李泽言这个混球,也绝对不能只手遮天!

    

“你坐得端行得正,莫说今天不知道这个到底是不是李泽言,就算他是李泽言,你又何必怕他?”白起把手搭在悠然肩上,“你是他的三好员工,兢兢业业为他挣钱,他有什么资格恐吓你?他要是把你惹急了,你就把电脑摔他脸上!”

   

“我电脑很贵的。”悠然十分不舍,并且似乎重点抓得不太对。

 

“摔完了我给你买新的。”白起表示万事有你学子不要怂就是干!

 

“好!”悠然眼含热泪表示学长啊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两人的革命友谊再次升华,两人双双看向窗外,看向祖国大好河山,看向他们即将为之奋斗一生的祖国,看到了李泽言被冻得发红的脸和他复杂的表情。

 

三个人都愣在那里,街上行人来来往往,店内顾客说说笑笑,只有这三个人一动不动,像一出滑稽的默剧。

 

还是李泽言最先回过神来,刚才喝完咖啡后没什么心情留在店里,干脆决定先回公司看看。临走前看到柜台上有几本眼熟的书就过去看了一眼——是小制作人最近在看的参考书,估计是刚才走得匆忙忘记带走了,他就想先把这几本书带回公司,等小制作人什么时候过来了再还给她,或者让魏谦送回去。

 

——他也没法不回过神来,再在外面吹一会儿风他就要冻僵了。路过这家快餐店的时候他就是随意瞥了一眼,没想到又看到这两个人,还正好坐在窗边。两个人的表情都十分精彩,看的他都忍不住猜测两个人的话题,但是怎么看怎么像是要一起建设小康社会的样子,还有一种唾弃资本主义和农奴翻身把歌唱的感觉。

 

他往前走去找金拱门的大门,两个人的眼睛注视着这位老总,眼看着这尊大神走进屋子走向自己,恨不得拔腿就跑只是碍于腿已经软了跑不动,而李泽言看着两人满脸写着“人间不值得”。

 

李泽言把书递过去。

   

悠然接书的时候手抖得像筛糠。

 

 

 

 

 

 

 

 

李泽言想着究竟为什么这两个小孩一开始那么高兴,看到我就害怕?我就有那么可怕?我出什么问题了吗?

 

很久之后李泽言也就这个问题询问过白起,而白起只是半天憋出来一句你伪装没问题也不是很吓人,再就一句不肯多说了。

    

虽然他不怕李泽言,但不管怎么说,还是有点心虚。

 

毕竟他刚才还怂恿悠然把笔记本电脑拍在李泽言脸上。

 


  

 

 

TBC

 

 

……恐怕会写得比我想象得更长。


之前写了个两千多字正剧向开头,然后发现自己驾驭不了就果断放弃了。本来想在这一章留下点什么好玩的伏笔,但是晚上没脑子干这个了。本来打算写出更多剧情,结果话痨发作只写了这么两个场景……希望能博大家一笑吧。

 


 



关于我为什么不更新言白相关。
其实我脑子里已经有了二十三篇文的开头x


还是因为懂得太少。
我觉得两人的相爱,一定是各自有各自的美好和喜欢,有很多喜欢的东西,也不差他一个。

但世界就是这么神奇,他们相爱,爱得无法自拔。
那么这个奇妙的过程究竟要如何发生。
我到现在还没想明白。

老福特又抽了?电脑版打不开?

喜爱他人,怀抱着温柔的感情,这样去生存——
这怎么会是一件坏事呢。
你没有错。

她很轻,很轻地,这样说。

遗憾的事情……太多了。

大学好累啊,连产出的时间都没有。
我好累啊。

报社团哪有去网吧码字爽,不报,社团不报。大学四年不需要社团。

太太回关我了!!!!
爆哭!!!!

原来我看不太习惯意识流的东西……模模糊糊说了好像又没说,在眼前认认真真地扭曲。
我只想要更简单的东西,最少的变化修饰,最好的事实。